缘浅情深

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缘浅情深
缘浅情深 连载中

缘浅情深

时间:2019-10-22 17:23:18 分类:穿越 来源:掌读520 作者:南宫闹闹 主角:玉琉璃 楚凌云

一纸休书,她被忘恩负义的未婚夫一脚踢开。 一场蔷薇盛会,她被帝王赐婚给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狼王。 意外穿越,前世为国捐躯的她本想平平淡淡地度过此生, 奉旨二嫁,她却身不由己地卷入盛世王朝九子夺嫡的纷争。 面对瘸腿、咳血、中毒的未婚夫,她浅笑吟吟:我要让你在我手中浴火重生! 面对温婉、淡雅、绝美的未婚妻,他吐字如冰:人若欺你,我要他生不如死!天若欺你,我要这天下化为炼狱!


精彩试读

这令楚凌扬号称即将娶为正妃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沈家家主之女沈心竹!那日在茶楼被狼王摆了一道,自楼梯上滚了下来,虽然不曾伤筋动骨,却也摔得鼻青脸肿,今日才敢出门见人。

恢复容貌的沈心竹算得上是个美人,甚至比玉璎珞稍胜一筹,令她一贯的傲慢在玉璎珞面前又加了几个百分点,却故作矜持地点头微笑:“玉小姐,幸会。”

幸会你娘!

玉璎珞在心中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却瞬间明白了楚凌扬要娶沈心竹为正妃的理由:他分明是想借此取得沈家的支持,作为他争夺皇位的有力筹码!

谁让定国公府不如四大世家对朝中局势的影响大呢?因为这个认知,玉璎珞满腔的怒气早已瘪了下去,咬牙瞪着楚凌扬半晌无言:好你个楚凌扬!你既然早已姘上了沈心竹,为何还要来招惹我?害得我为你设计三丫头……

仿佛看懂了她的目光,楚凌扬皱了皱眉,尽量将声音放得温和:“璎珞,你且放心,本王说过一定会娶你为妃,且虽然名分上有正侧之分,本王却敢保证会待你们一般无二,可好?”

定国公玉铭煊在朝中的势力也着实不小,有他的支持,对于登上皇位自然有益无害,否则他也不会借与玉琉璃解除婚约的机会将玉璎珞勾到了自己的怀中。

被此言提醒,玉璎珞才想起自己也并非毫无来头的平民女子,底气顿时足了起来,一扬下巴说道:“既然一般无二,为何不能我为正妃,沈小姐为侧妃?我想沈小姐知书达理,只要是真心对殿下,便应该不会在乎这些虚名吧?”

楚凌扬与沈心竹俱是一愣,倒是想不到玉璎珞居然说得出如此“有水准”的话:沈心竹若是定要计较这些虚名,便说明她对楚凌扬并非真心,只是为了琨王妃的名号……

见沈心竹半晌无语,玉璎珞扳回一局般微笑起来,可是不等她的笑容完全绽开,沈心竹已经冷笑一声说道:“我对殿下自然是真心,也不会计较什么正妃侧妃。不过玉小姐如此不甘居于人后,定要改侧妃为正妃,这算不算计较虚名?玉小姐对殿下又是真心几何?”

本以为高明的伎俩却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玉璎珞顿时恼羞成怒:“拾人牙慧,你也不知脸红!我对殿下若不是真心,怎会帮他设局对付琉璃……”

“好了!”见她如此口无遮拦,楚凌扬登时阴沉了脸,衣袖一甩站了起来,“璎珞,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本王许诺会娶你为妃之时也并未说过只会娶你一人,如今你却跑到琨王府来争风吃醋,是何道理?莫不是想将你我之间的缘分折腾殆尽?”

这话说得着实厉害,玉璎珞原本涨红的脸顿时一白,红红白白煞是好看,却不得不忍气吞声地道了声歉:“殿下息怒,我绝无此意,只是……”

“无此意便好。”楚凌扬颇有些烦躁地打断了她,“心竹之事本王原本打算过几日便告诉你,不过今日被你撞见也好。早晚都会成为一家人,与其浪费时间吵吵闹闹地争宠,倒不如和睦相处,于人于己都有利!”

听他言辞之间对沈心竹颇多回护,玉璎珞越发气得肺都炸了,长一声短一声地喘息着,十分狼狈。沈心竹难掩得意之色,却故意装出了满脸的歉然:“殿下教训的是,此番是心竹不懂事了,请殿下息怒!玉小姐,方才多有冒犯,心竹给你赔不是了!”

说着,她居然果真对着玉璎珞盈盈一拜,看似万分诚恳,却在楚凌扬看不到的角度得意地一笑,满脸挑衅之色,无声地说道: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玉璎珞大怒:“你……”

“璎珞!心竹已经不惜纡尊降贵给你赔不是,你还想怎样?”她的不依不饶令楚凌扬眼中浮现出明显的厌恶,语气也变得森然起来,“你若继续如此下去,莫说是正妃,侧妃只怕也不够格!”

听得出他绝对不是开玩笑,玉璎珞哪里还敢多说半个字?自帮助楚凌扬设计玉琉璃的那一刻起,她便再也不能放开这个男人,否则让她的脸往哪儿搁?就算她丢得起这个脸,也绝对不能在玉琉璃面前出这个丑!

咬了咬牙,她到底还是将这口气忍了下来,强行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说道:“殿下,您不要生气嘛!我是全心全意对殿下,如今却看到殿下……难免有些难过……”

说着,她似乎有些泫然欲泣。见她服软,楚凌扬的口气也略微缓和,甚至走到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不必如此,本王说过会待你们一般无二,绝不食言!你且回府安心等待,本王早晚会将你迎到这琨王府来!”

事已至此,玉璎珞还敢多说什么?除非她真的连侧妃都不想做了!勉强控制着自己,她尽量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点了点头:“是,我知道了,多谢殿下!璎珞告退!”

待她离开,沈心竹却冷笑了一声,恢复了惯常的倨傲:“殿下果然有一套啊!即便只是母老虎,在殿下的花言巧语面前也会变成一只猫。”

“吃醋了?”楚凌扬笑嘻嘻地搂住了她,手也开始不老实地上下乱动,“你也知道嘛!她可不比你和本王,本王总得敷衍敷衍她吧?无论如何若是有了定国公的支持,对本王将来继承皇位大有帮助!只要本王成了皇帝,还能少了你的好处?”

想象着自己头戴凤冠母仪天下的一刻,沈心竹故作大度地展颜一笑:“我也不过随口一说,哪里敢耽误殿下的大事?殿下只管放心便是!”

“乖!”楚凌扬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不失时机地笼络人心,“本王就说,你比玉璎珞懂事多了!来,让本王好好疼疼你……”

“嗯……不要……”

幸亏玉璎珞此时已经离开,否则更得气个半死。跑到琨王府本是为了要楚凌扬尽快娶她过门,好向玉琉璃炫耀,顺便断了二人再续前缘的念头,谁知到头来才知道居然是打跑一只狼,来了一只虎,从头到尾她不过是个“侧妃”而已,这让她如何在玉琉璃面前耀武扬威?

一路喃喃地咒骂着回到定国公府,玉璎珞依然浑身怒火,跟在身后的莺歌几乎闻到了她头发烧焦的味道,自然吓得大气不敢出,免得成了炮灰。

谁知刚刚走到“璎珞轩”附近,便看到一身黑色衣裙、飘然欲仙的玉琉璃缓步而来。脑海中骤然浮现出楚凌扬所谓“退婚太急”、“玉琉璃将会成为本王侧妃”之类的话,玉璎珞的满腔怒火瞬间飙升到了顶点:凭什么?一个残废也配跟本小姐平起平坐?简直是奇耻大辱!

刷的窜到玉琉璃面前,玉璎珞满脸尖酸刻薄:“琉璃,你要去哪里?”

玉琉璃脚步一顿,浅浅一笑:“大姐不是去找琨王商议大婚之事了吗?这么快便回来了?”

你……哪儿痛往哪儿戳!玉璎珞赤红了眼尖叫:“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只问你要去哪里!你若敢去找殿下……”

玉琉璃抚了抚额:“鸢儿,我们走。”

鸢儿答应一声,主仆二人便绕过玉璎珞而去。玉璎珞愣了一下,顿感颜面大失,刷的回身尖声大叫:“死丫头!你这是什么态度?居然敢这样对我……”

“璎珞,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呢?”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玉璎珞头也不回地冷哼:“不要你管!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摆架子故作清高?哼!”

“什么?你说谁是来历不明的野种?”

诧异之极的问话声中,玉铭煊的长子玉耀宗已经奔到了玉璎珞面前。年已二十八岁的玉耀宗虽然妻妾成群,却依然不改其好色的本性,整日不思进取,以猎艳为乐,不知坑了多少良家女子。其母贺兰敏虽然也因此责骂不断,却始终舍不得碰他一根指头,正所谓“慈母多败儿”。

恼怒之下,玉璎珞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失言,不过玉耀宗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她也没有那么多顾忌,哼了一声说道:“还能是谁?那个残废呗!当年丽姨娘进门之时已经身怀有孕,所以三丫头根本不是父亲的亲骨肉,只不过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而已!”

原来如此……

想着玉琉璃绝美无双的容颜,玉耀宗眼中顿时射出了贪婪之色,摸着下巴猥亵地笑着:“就是说,她也不是我们的亲妹妹?好……好……”

“好什么好?那死丫头就知道坏我的好事!”玉璎珞回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却在看到他满脸的色迷迷之后骤然一愣,“大哥,你该不会……”

“呃……啊?什么?”玉耀宗回过神来,面上立刻一片正经,“璎珞,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只是在想琉璃的亲生父亲究竟是什么人而已。我还有事,先走了!”

盯着他的背影,玉璎珞不由一声冷笑:“我想哪儿去了?分明是你心术不正,猎艳猎到自己家门口来了!你若果真对那死丫头做出了什么……等等?”

玉琉璃既然并非他们的亲妹妹,玉耀宗自然可以对她做什么。倘若玉琉璃果真失了清白之身,再加上本就是个残废,楚凌扬怎么可能再立她为侧妃?

一念及此,玉璎珞登时兴奋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此刻便将玉琉璃绑起来扔到玉耀宗的床上:死丫头,想跟我平起平坐?不可能!看来,少不得要帮大哥点忙了,哼……

午后,玉琉璃独自坐在院中的凉亭内远眺,宛如空谷幽兰。远远看到这一幕,玉璎珞的心仿佛被毒蛇啮咬,妒忌得无以复加!咬了咬牙,她装出一副亲热的样子上前开口:“三妹,你此刻有空吗?”

玉琉璃收回目光:“有事?”

“没什么,就是那日我不该与你吵架,特来道个歉。”玉璎珞笑吟吟地说着,“还有,大哥说请你立即过去一趟,有事与你商议。”

玉耀宗?玉琉璃微微皱了皱眉,起身而去:“好。”

来到玉耀宗的住处,周围居然静悄悄的,并无半个人影。玉琉璃微微皱眉,上前敲响了房门。紧跟着房门被打开,玉耀宗的贴身仆从应海点头哈腰地让开了身子:“三小姐,请,大少爷在里面等您!”

迈步进入大厅,玉耀宗就坐在桌旁,满脸热情洋溢的笑容:“三妹来了,快请坐!应海,上茶!”

应海答应一声退下,不多时送了两杯香气四溢的热茶上来,随即退了下去。玉耀宗拼命按捺着心头的激动,笑得越发热情:“这是今年的新茶,味道很不错,三妹尝尝看。”

玉琉璃端坐不动:“你说有事……”

“不急不急!”玉耀宗端起茶杯放她面前挪了挪,“来,先喝杯茶润润嗓子,我再慢慢与你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玉琉璃目光清淡,依言端起了杯子……茶水刚一沾唇,她便敏锐地察觉到里面掺有一种烈性催情药!玉耀宗,你还是人吗?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本书标签: 宠文古风言情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点评:

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古风
  3. 言情

穿越推荐

  • 穿到大唐做大佬 穿到大唐做大佬

    《穿到大唐做大佬》作者是蓝色引力,主角叫苏瑜李丽质,该本小说主要描述了苏瑜李丽质两个人之间的请安爱情小说故事!

    作者:蓝色引力穿越完结

  • 花样王妃:将军带萌宝 花样王妃:将军带萌宝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花样王妃:将军带萌宝》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南岸所创作的一部穿越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云思雨和夏侯靖。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王府?哦哦哦,听起来是好华丽丽的地方啊,可她现在该说点什么好呢?这纯粹就是阴沟翻船,掉屎坑里了。别人穿越都是变王妃,她咋成这种穷酸的丫头了呢?以身上这酸疼感来判断,她大概是得罪了某主人,被乱棍打死的吧。

    作者:南岸穿越完结

  • 邪王的绝代狂妃 邪王的绝代狂妃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邪王的绝代狂妃》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红小果所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拓跋灵和轩辕澈。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明是简单的四个字,听在拓跋灵的耳朵里面,犹如激起层层的石浪,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娘,她拓跋灵自小便是孤儿,被人送到孤儿院去抚养,后来被人领养,而领养她的那位老人恰好是军队的将军,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当了兵,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战士,在她的记忆里,她连自己亲娘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现在又冒出这么一个娘来?

    作者:红小果穿越完结

  • 妖孽师父:王妃来报道! 妖孽师父:王妃来报道!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妖孽师父:王妃来报道!》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美美美美美所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苏南星和林雪茶。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身后的男人,不轻不重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声音冷的可以凝结成冰。这一次林雪茶终于明白了,这五个字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他在警告她,不要有小动作。

    作者:美美美美美穿越完结

  • 鬼才毒妃不可欺 鬼才毒妃不可欺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鬼才毒妃不可欺》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公子清歌所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拓跋晴和龙君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拓拔晴却将脏兮兮的手伸到了他面前,看着他疑惑的眼神,冷笑着说道:“你们刚才不是想用十枚或者十一枚金魂币拍买我吗?现在就把钱拿来!”

    作者:公子清歌穿越完结

  • 农家良妻福满园 农家良妻福满园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农家良妻福满园》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婉婉所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沈连云和杨秋生。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这个拖油瓶,居然敢偷我家的鸡蛋,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野孩子!”沈连月的声音尖锐又大,隔了个院子都能听到,没一会儿大家就从各自的屋子里走出来了。

    作者:婉婉穿越完结

  • 荣宠悍妃 荣宠悍妃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荣宠悍妃》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青丝挽所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宋依韵和萧璟玉。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什么鬼,她堂堂咏春拳传人,居然穿越成了一个通房丫头。”王府内,一个身穿绿色罗裙的清丽女子,正瞪着池中的锦鲤低声的咒骂。

    作者:青丝挽穿越完结

  • 重生之庶出小娇娘 重生之庶出小娇娘

    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重生之庶出小娇娘》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闵糖糖所创作的一部穿越古言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苏叶漓和花厌。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浓浓的黑烟腾腾升起,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声划破天际,苏家三小姐的闺房此刻被浓浓的大火包围着,啪啪几声,带着火焰烧焦的木头掉落在地上摔成两半。

    作者:闵糖糖穿越完结

相关文章

更多